近日,江苏“西瓜裂瓜”经媒体报道后,各方面对西瓜开裂的原因以及对膨大剂的使用产生了诸多疑问。为此,记者专门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国农业科学研究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张朝贤研究员。
●记者:膨大剂究竟是什么?有何作用?在我国主要用在哪些蔬菜水果?
张朝贤:20世纪20~30年代,人类发现植物体内存在微量的天然植物激素如乙烯和赤霉素等,具有控制生长发育的作用。到40年代,开始人工合成类似物的研究,陆续开发出2,4-D、抑芽丹等,逐渐推广使用。目前,植物生长调节剂,已在世界上广泛应用于农林业生产。中国从50年代起开始生产和应用植物生长调节剂。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应用,不仅能大幅提高农作物产量、改进农产品品质,而且能增进作物的抗逆性,使农业生产省工、节本和高效。
大家所说的“膨大剂”属于植物生长调节剂中的一类。它具有加速细胞分裂,促进细胞增大、分化和蛋白质合成,提高座果率和促进果实增大的作用。常用的有氯吡脲、赤霉酸。在我国,氯吡脲主要用在西瓜等园艺作物上,赤霉酸主要用在柑桔等作物上。从使用多年的情况看,技术成熟,生产效果好。
●记者:是否可以在生产中使用?农业部是否准许使用,或者有相关规定约束?
张朝贤:在我们国家已明确将膨大剂纳入农药管理范围进行严格的控制。按照《农药管理条例》的规定,在我国只有取得农药登记并办理了生产许可的农药产品,才能进行生产、经营和使用。我国对农药登记要求十分严格,申请登记的农药产品,只有经科学评价,证明较好的防治效果,对人畜健康和环境影响可控,方可取得登记。已使用的农药,若发现对农林生产、人畜安全或生态环境有较大风险时,将限制使用或撤消登记。
氯吡脲、赤霉酸在我国属于登记允许使用的农药品种。我国在批准农药登记时,在农药标签上规定了用药时期、用药剂量和施用方法,标注了使用范围和安全间隔期。同时,我国还先后制定了《农药合理使用准则》和农药残留标准,指导和规范农药使用。经大量田间试验证明,膨大剂在合理使用下对西瓜品质无明显不良影响。在实际应用中,瓜农应按照标签规定的用药剂量、用药时期和施用方法施药,如果使用时期不当,或者擅自提高剂量或处理不均匀,会导致局部浓度过高,出现畸形果、裂果等药害症状。
●记者:江苏一些地方出现“西瓜裂瓜”是何原因,是使用膨大剂不当,还是天气原因?以往是否出现过“西瓜裂瓜”?目前还有哪些省份出现类似问题?
张朝贤:据分析,江苏一些地方出现“西瓜裂瓜”现象是多种因素综合引起的。首先,与种植的品种有关。此次出现“裂瓜”的西瓜品种名称叫“日本全能冠军”,去年刚在当地引进推广,其特点就是皮薄、易裂。其次,是天气因素和西瓜生长特点共同作用的结果。西瓜在经历长时间干旱后,短期内大量吸收水分容易胀裂。今年春天以来,江苏干旱较重,在出现“裂瓜”的前后几天,恰逢当地下了大雨,在低洼地、水量多的地方,西瓜过渡吸收水分出现“裂瓜”的情况比较多。第三,与膨大剂使用时期不当有关。膨大剂一般应在西瓜雌花开花的当天或花前1-3天,喷在瓜胎上,而且应当按照登记时推荐的用量施用。从江苏一些地方出现的西瓜“裂瓜”情况看,瓜农是在西瓜已经接近成熟,快要上市的时候施用的膨大剂,容易出现裂瓜。就目前了解的情况看,江苏局部地区出现的西瓜“裂瓜”现象仍属个别情况,以前在国内很少出现,目前也未在其他省份发生。这类问题是生产技术问题,而非质量安全问题,主要通过加强技术指导来解决。
●记者:膨大剂对农作物会产生何种影响,对人体有无危害?
张朝贤:膨大剂的使用有一定的技术要求,对不同的农作物、不同的品种产生的影响不一样。正常使用条件下,可以促进果实增大、早熟、提高产量。但是,如果过量使用或使用时期不当,可以引起果实畸形、裂果、掉果等药害现象。
为了保障人体健康,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建立了农药安全评价规范和准则,欧美等发达国家建立了一套严格的风险评估制度。我国根据国际准则,在借鉴发达国家经验的基础,建立较为完善的农药安全评价体系。美国、日本等许多发达国家将其列为不需要进行毒性管理豁免物质清单,其残留不需要制定安全限量标准,目前还没有科学的证据表明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
●记者:膨大剂属于农药还是肥料?是否像“瘦肉精”一样属于非法添加?
张朝贤:膨大剂是植物生长调节剂中的一种,按照1997年国务院颁布的《农药管理条例》对农药的定义,膨大剂属于农药范畴。氯吡脲、赤霉酸等膨大剂与“瘦肉精”有着本质的不同,氯吡脲、赤霉酸属于登记批准允许使用的农药品种,而“瘦肉精”则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的非法添加物。
●记者:有报道称膨大剂由日本研制,但后来出现瓜果畸形,不再使用,为何我国还在使用?
张朝贤:氯吡脲最早是在美国首先研发的,日本于1985年开始生产和使用。据查证,目前,氯吡脲仍在日本登记和使用,登记范围为葡萄、弥猴桃、西瓜、甜瓜、茄子、烟草等作物(并非像有些专家所说的,日本已停止登记和使用)。20世纪80年代末,我国从日本引进这种膨大剂,1992年获得我国农药登记,并开始在一些省份应用。目前,氯吡脲不仅在我国使用较广,而且在美国、欧盟、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都在广泛使用,长期的使用实践证明,其对人体健康不会产生危害。
赤霉酸作为植物生长调节剂,最早由英国于1961年研制生产。1985年,国内农药生产企业获得我国农药登记。目前,赤霉酸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尚未发现对人体有害。
●记者:生产膨大剂的企业现状如何?是否合法?
张朝贤:目前,有60个膨大剂产品在我国取得登记,含有的有效成分有2种,涉及45家农药生产企业,这些企业均为国家农药定点企业,具备相应的生产条件和能力,生产批准登记的产品是合法的。

与往年相比,今年的气温比往年要高,而被居民常用来消暑的西瓜,却有些“冰镇”。而这一切肇始于5月份媒体对江苏“爆炸西瓜”的报道。

大个猕猴桃能放心吃吗?

因“膨大剂”的使用,整个西瓜市场都受到牵连,没有爆裂的西瓜也卖不出去了,全国很多地方的西瓜也出现滞销。

本报讯
近日,在杭从事环保事业的董小姐,分享了一则图文并茂展现“猕猴桃种植过程中使用膨大剂”的帖子,图中果农正用膨大剂浸泡幼果期的猕猴桃。一帖激起“圈内”亲朋好友热议:“猕猴桃个头是变大了呢”、“吃起来水津津的,就是不甜”、“猕猴桃也不敢吃了”……

近日,农业部对“膨大剂西瓜炸裂事件”作出正式回应,称植物生长调节剂的毒性和残留量非常低,只要按照批准使用方法使用,不会出现安全事故。

其实,这是一则旧闻,最早出现在2011年。只是,它每出现一次,总会引起“非常关注”。膨大剂,一个太形象、容易引人遐想的名字,围绕它的纷纷扰扰不曾止息。它需要被正确认识,而不是被一味妖魔化。

事件曝光致西瓜滞销

膨大剂不是洪水猛兽

为了响应村里的“万顷高效农业”的发展,江苏丹阳市延陵镇农民刘明锁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并借了年利息达两万的高利贷,承包村里的大棚进行西瓜种植。“啪”地一声,他给儿子盖房的梦想破碎了。

在我省,对“膨大剂”前世今生最熟悉的,莫过于浙江省农业厅农产品(9.77,
-0.08,
-0.81%)安全首席专家、省农技推广中心主任黄国洋。“在它获得我国农药登记部门认可前,曾在水果丰富多样的浙江做过田间实验。”

让刘明锁始料未及的是,整个西瓜市场的脆弱易碎,没有爆裂的西瓜也卖不出去了,全国很多地方的西瓜也出现滞销。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现在,距刘明锁家的西瓜爆裂已经近两个月时间,刘明锁所在的大吕村的诸多瓜农,对他的不满尚未完全消去。刘明锁认为自己很冤枉,他是第一年种西瓜,如果不是村委会当初承诺全程技术指导,他也不敢种,如今听从了村里聘请的技术员的指导,用药不当,导致爆瓜,“这个责任难道要我一个人来承担吗?”

他介绍,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人们通过从植物体内提取物质,研究发现植物体内有一种天然植物激素,如乙烯利、赤霉素等,能控制植物生长发育。掌握了这一规律后,人们开始人工合成植物激素。到五六十年代,各种植物生长调节剂相继诞生,并广泛应用于农业生产,在当时甚至被称作“化学调控革命”。

大吕村瓜农们认为,刘明锁找媒体曝光,连累了所有瓜农,更对在媒体上发出不同声音的专家不满。

作为植物生长调节剂的一种,膨大剂,通用名氯吡脲,诞生于美国,于上世纪80年代广泛应用于日本,80年代末期被作为农药品种引进我国。据参与过田间实验的黄国洋回忆,当时膨大剂的田间效果试验,在我省江山市峡口镇地山岗村,初次试验对象就是猕猴桃,后来又在枇杷、葡萄等浙江特色水果品种上做试验。在提高座果率和促进果实增大方面,田间效果试验很好。

之前,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大吕村支书张董升有些愤怒,“膨大剂是国家农业部批准使用的,有毒没毒不是你我说了算,应该由权威部门来认定。”

黄国洋介绍,我国农药获准登记有一套严谨的科学认证过程,除了田间效果试验,还包括毒性试验、残留试验、环境生态试验等,其中毒性试验的整个论证过程涉及到卫生、农业、工信、环保、林业等九部门,只要有一个部门提出疑议,相应的试验就要推倒重来,直到试验结果无疑议。只有九部门全部通过,才能获得农药登记资格。经过几年论证,膨大剂的相关实验结果均获通过。因此,它于1992年正式获准我国农药登记。

江苏“西瓜裂瓜”经媒体报道后,各方面对西瓜开裂的原因以及对膨大剂的使用产生了诸多疑问。

“膨大剂作为一种低毒农药,完全可放心用于相应农作物。在我国,膨大剂主要有细胞分裂素、氯吡脲和赤霉酸等,主要用在水果、西瓜、茄子、西红柿等作物上。从多年使用情况看,技术成熟,生产效果好。”黄国洋说。

昨日,中国农业科学研究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院张朝贤,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媒体的诸多观点,造成消费者心理恐慌,而直接受害者就是瓜农。

同时,包括膨大剂在内的植物生长调节剂自身也在不断改进。权威的市场研究公司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新发布的报告《全球植物生长调节剂市场报告—2013-2019》指出,全球化程度的提升以及对种植利润的需求,将从多方面迫使农化行业进行重大转变,各公司将重点开发创新且危害较小的植物生长调节剂等植保产品,且经济友好型的植物生长调节剂有望为该市场提供新的发展机遇。

膨大剂毒性不及食盐

共3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农科院植物保护所科研处,提到张朝贤时,工作人员提前发问,“关于西瓜膨大剂的事吧?”

前一日,农业部农药对我国个别地方出现的“膨大剂西瓜炸裂事件”首次作出正式回应。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副所长顾宝根表示,前一段时间,媒体报道的“爆炸西瓜”及催熟香蕉等事件,使得人们对植物生长调节剂的使用产生疑虑。他称,植物生长调节剂的毒性和残留量非常低,只要按照批准使用方法使用,不会出现安全事故。

就膨大剂事件,张朝贤认为,从使用量而言,西瓜膨大剂的毒性甚至不如我们每天都要摄入的食盐。他解释,大家所说的“膨大剂”属于植物生长调节剂中的一类。在我国,常用的有氯吡脲、赤霉酸。氯吡脲,主要用在西瓜等园艺作物上,赤霉酸主要用在柑桔等作物上。从使用多年的情况看,技术成熟,生产效果好。

据张朝贤分析,人体每公斤所能承受的食盐含量为3000毫克,而氯吡脲人体每公斤含量超过5000毫克才会造成人体中毒。

张朝贤同时表示,按照正常使用,每亩地西瓜只需喷洒5000毫克氯吡脲,同时,氯吡脲在使用两天后就开始降解,最后实际人体摄入量将少之再少。

顾宝根亦表示,植物生长调节剂毒性很低,残留量也非常低,对大量产品检测的结果显示,基本测不出有植物生长调节剂存在。“根据这些科学数据,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安全性是比较高的”。

据了解,我国从50年代起开始生产和应用植物生长调节剂。张朝贤介绍,“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应用,不仅能大幅提高农作物产量、改进农产品[0.000.00%股吧]品质,而且能增进作物的抗逆性,使农业生产省工、节本和高效。”

顾宝根分析称,植物生长调节剂的主要作用是调节植物生长和发育,如果不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我们农业生产就会出问题,比如水稻,如果不用的话,有的水稻会长得很高,导致产量下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