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如此,柯海东认为,仍需观察特朗普是否言行一致来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如果中美贸易摩擦加大,投资者可以关注农业板块的两个细分领域,一是整个种植板块,随着农产品价格的提高,整个种植产业链上的公司必然将得到盈利改善;二是继续关注肉鸡板块,禁止种鸡或是鸡肉制品的进口,有利于国内肉鸡养殖行业,持续提升行业的盈利能力。投资者也可以关注相关的农业主题基金产品。

中国对美国肉启动反倾销调查警示美国国内日渐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中国对美国肉鸡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不会扭转中美农产品贸易的现有格局,但对遏制美国国内日渐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可能具有警示意义
贸易争端波及鸡肉
美国政府对中国轮胎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后,中美贸易摩擦日渐升级。9月27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基于中国畜牧业协会的申请,决定对由美国进口的白羽肉鸡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
肉鸡在中美贸易中份额极低
这是中国首次对来自美国的农产品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据商务部9月27日公告,此次“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期限为2009年9月27日至2010年9月27日,最长可延至2011年3月27日。
白羽肉鸡是中国鸡肉市场的主要品种之一,产品以分割鸡为主,主要通过农贸市场、超市等批发、零售,多用于餐饮业。
“反倾销、反补贴”是一种贸易救济措施。根据WTO协定,在正常贸易中,某一产品以低于正常的价格进入进口国市场,即可能被认定是倾销。补贴则是指,出口国政府对其出口到国外的产品给予财政补贴或收入、价格支持。
“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中,发起国不仅要证明该出口产品存在倾销或政府补贴,还须证明国内相关产业受到实质损害,且损害和出口产品的倾销和政府补贴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如被认定为“倾销或补贴”,该类产品将被征收“反倾销税”或“反补贴税”。
申请发起此次调查的中国畜牧业协会副秘书长马闯告诉《财经》记者,中国是美国肉鸡产品的主要进口国,2008年中国肉鸡进口总量为80万吨,其中58万吨来自美国,占中国全年肉鸡进口量的72.5%。
马闯认为,在过去三年中,美国肉鸡产品的大量进口,导致中国主要的鸡肉生产和加工商产能利用率不足80%,很多新上马项目难以开工。此次中国畜牧业协会申请调查,目标就是“通过贸易救济,控制进口数量,恢复国内企业的生产能力”。同时“为中国白羽肉鸡行业创造公平、合理的市场竞争环境,维护中国企业的合理权益”。
美国禽肉业普遍认为,中国此举是对美国对中国轮胎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报复。10月7日,美国家禽蛋品出口协会发言人托比·穆尔(TobyMoore)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中国此次“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只能归因于美国轮胎特保案”。
但是,从中美贸易总额来看,鸡肉在中美贸易中份额极低,几乎可忽略不计。从中美农产品贸易看,中国进口美国的肉鸡,无论是数量和金额,都远远低于进口的美国大豆。2008年进入中国的美国白羽肉鸡,价值仅7.77亿美元,占当年中美贸易总额的0.23%。
国内一些贸易问题专家向《财经》记者指出,中国对美国肉鸡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不会影响中美贸易的大局,也不会扭转中美农产品贸易的格局,但对遏制美国国内日渐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可能具有警示意义。
肉鸡“替罪”
中美双方养殖业者可能都没有想到,无论是贸易量还是贸易额都不大的肉鸡产品,会成为中美新一轮贸易争端的目标。
肉鸡在中美贸易中份额极低
近年来,中美贸易争端多有发生。最近的一次就是2009年9月11日,美国政府宣布对中国输美轮胎采取“特殊保障措施”,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这成为金融危机笼罩下中美新一轮贸易摩擦的导火索。
美国家禽蛋品出口协会发言人托比·穆尔对《财经》记者表示,美国禽肉产业一直反对美国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禽肉等农产品与“轮胎特保案”毫无关系。“我们不希望食品成为中美贸易摩擦的新领域,食品不应成为政治问题的工具。”
中国目前对肉鸡产品进口实行自动许可证管理,该许可证每半年发放一次,主要是为了官方进口统计之便。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08年中国进口58万吨美国肉鸡,占中国年鸡肉消费量1200.9万吨的5%。2009年1月至5月,中国从美国进口肉鸡产品24.46万吨,价值2.85亿美元。
与此恰成对照的是,中国禽肉产品多年来不能进入美国市场。这也可能是中国决定对美国白羽肉鸡实行“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的重要原因。
2004年,H5NI禽流感暴发后,中美两国都停止了双方禽类产品的进口。后经磋商,双方约定,可在履行相关程序后,美国向中国出口冷冻禽肉产品,中国则可对美出口熟制禽肉产品。
但2004年至今,尽管美国鸡肉协会(NationalChickenCouncil)和美国家禽蛋品出口协会都明确反对,美国国会还是以中国禽肉存在安全问题为由,禁止进口中国禽肉产品,并连续数年把此规定写进美国年度《综合拨款法案》。
美国国会两院2009年3月通过的《综合拨款法案》就要求:“根据本法所提供的任何拨款,不得用于制定或执行任何允许美国进口中国禽肉产品的规则。”这使中国禽肉制品出口美国几无可能。
2009年4月17日,中国通过常驻WTO代表团致函美方,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提出磋商请求,但此后双方的磋商并未能解决中方的关注。6月23日,中国要求WTO争端解决机构设立专家组,审查美国有关限制中国禽肉进口的措施。
2009年9月25日,美国参众两院就2010年农业拨款法案达成妥协,撤销针对中国禽肉制品的进口禁令,在达到美国卫生条件规定的前提下,同意进口中国的熟制鸡肉产品。但两天后,中国启动了对美国肉鸡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
后续影响尚难预料
在一些中国专家看来,中国此番对美国白羽肉鸡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虽然不会影响中美贸易的大局,但或可遏制美国国内日渐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
肉鸡在中美贸易中份额极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认为,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白羽肉鸡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警示意义更为重要。
程国强认为,全球金融危机下,世界范围内贸易保护主义猖獗。作为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回应,中国对美国肉鸡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更多是为了争取公平合理的贸易环境。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08年中美双边贸易总额达3337.4亿美元。其中,中国自美国进口的大豆达84.4亿美元。而当年进口美国的肉鸡仅为7.77亿美元。显然,与美国大豆相比,肉鸡产品简直无足轻重。
商务部原条法司司长、WTO争端解决专家组成员张玉卿告诉《财经》记者:“中国养殖业者根据中国反倾销、反补贴法规,对外国农产品提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这是中国养殖企业的权利。”
中国启动此次“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后,占据美国禽肉市场95%市场份额的美国鸡肉协会发表声明称,美国企业与中国方面做的是正当贸易,中方对美国鸡肉倾销的指控完全是不公正的,希望中国方面撤回调查。
美国家禽蛋品出口协会主席詹姆斯·萨姆纳(JamesH.Sumner)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也否认存在倾销。他指出,美国每年出口到中国的鸡肉产品中,有一半是鸡爪。“如果我们不按每磅60美分至80美分的价格把鸡爪卖给中国,那么,这些鸡爪在美国几乎一文不值。显然,我们没有低价倾销。”
美国家禽蛋品出口协会发言人托比·穆尔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已成为美国禽肉产品的最大出口市场,中国启动“反倾销、反补贴”,美国出口商和中国进口经销商都将蒙受损失。如果中国调查后加征高额关税,还有损中国消费者的利益。
据中国畜牧业协会副秘书长马闯预计,中国将在两个月后作出初裁。如果初裁认为“倾销、补贴”成立,将对从美国分批次进口的白羽肉鸡征收保证金。如果美国肉鸡最终被认定存在“倾销和补贴”,中国政府将对来自美国的白羽肉鸡产品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隆国强认为,此次“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的初衷是为了保护本国相关产业,但调查结果若导致美国肉鸡产品退出中国市场,留下的市场空白到底是由本国产品填补,还是被其他国家的产品填补,目前尚难预料。
马闯则认为,即使调查导致从美国进口肉鸡有所减少,以中国养殖业目前的饲养基础和产能,完全能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
诸多专家也指出,“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程序复杂,专业性强,耗时长,中国政府相关部门也面临挑战。
按照中国现行的“反倾销、反补贴”法规,商务部须在最长一年半的时间内,调查由美国进口的白羽肉鸡的“倾销和倾销幅度”“补贴与补贴幅度”及对国内产业的“损害和损害程度”。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隆国强认为,整只鸡的成本计算相对容易,但美国白羽肉鸡产品大部分为分割鸡,成本很难精确计算。
同时,较之针对生产企业的“反倾销”调查,“反补贴”调查的难度更大。按照WTO有关规定,补贴应满足两个要件,一是由政府或任何公共机构提供财政资助,二是这种资助给接受者以利益。对此,农业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副研究员韩一军估计,“调查取证将相当困难”。
在中国商务部公告中,中国畜牧业协会指控美国白羽肉鸡存在十项补贴。程国强指出,根据世界贸易组织农业协定规定,各成员应限制并削减对农产品提供有关国内生产补贴和出口补贴。因此,关键是调查确定美国肉鸡产品是否存在WTO限制的国内补贴与出口补贴,这是具有高度专业性的法律问题。

据了解,美国在投诉中要求中国向美国鸡肉开放市场,特别是在亚洲受到广泛欢迎的鸡爪。据美国农业部统计,美国2015年仅向中国出口了1500万磅鸡肉、火鸡肉和鸡蛋,而反倾销关税开征之前的2009年,美国向中国的出口总量为7.29亿磅。

首先,中国每年需要从美国进口大量农产品。一旦中国限制美国农产品的进口或者上调部分品种的关税,有望提振国内农产品价格。其次,中国商务部通常会拿某些品种作为应对美国贸易争端的武器,比如说鸡肉制品,未来一旦相关的贸易争端爆发,现有的肉鸡限制进口政策仍可能延续。

肉鸡争论在中美之间已经进行了7年。2009年4月,中国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抗议美国2009财年拨款法案中包含的727条款。而在727条款的框架下,美国能有效地禁止中国禽制品通过任何渠道进入美国。

根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前9月,美国对中国进口额高达3370亿,出口额为793亿,贸易逆差达2577亿。柯海东的逻辑是,若特朗普对中国出口产品征收关税,根据以往经验,中国商务部一般会采取相应措施来进行反制,比如对从美国进口物品进行限制或是上调关税,在此情况下,国内部分农产品有望受益。

中国人爱吃鸡爪,美国人则普遍选择鸡胸肉吃,并且在美国大型规模化的饲养模式下,肉鸡生产成本极低,截至中国提出双反调查的2009年,中国市面上接近九成的进口鸡肉来自美国。

图片 1

中美肉鸡争端已有7年

为了白羽肉鸡的出口事宜,美国近日与中国再起争端。5月10日,美国就中国白羽肉鸡反倾销、反补贴措施案(DS427)的执行措施,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项下提出了磋商请求。

参与了此前“双反”调查的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副秘书长马闯表示:从2003的非典到2005年的禽流感,中国白羽肉鸡产业元气大伤,2006年整个鸡肉进口市场放开,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2009年,大量的进口鸡肉使得中国白羽肉鸡产业更加疲弱。

由于2011年~2013年引种量均超过10%,致使市场无法承受,从2010年引进祖代白羽肉鸡100万套,到2013年的154万套,3年间增加50%。其结果是2011年盈利、2012年几乎不盈利,再发展到2013年以后年年亏损。

中国农科院农经所副研究员郭静利:中国、美国之间对肉鸡的消费偏好是不同,这种不同造成了当年美国廉价鸡制品得以冲击国内市场。

据了解,由于国内生物育种体系不完善,曾祖代种鸡养殖环节缺失,祖代种鸡苗依赖国外进口,美国、法国、英国、澳大利亚等是我国主要供应国。而2015年由于禽流感疫情爆发,美英澳等国的禽类产品(包括种禽)相继被禁止进口。2016年1~4月,全国累计引种仅2.42万套。其他可替代供种国,如新西兰、西班牙、荷兰等,受制于产能、审批资格等因素,供种能力极为有限。

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白羽肉鸡联盟、大成食品有限公司资深副总裁李景辉表示:从过往的情况来看,2008年~
2012年,每年白羽肉鸡的引种增长量大概有3%~5%,中国白羽肉鸡市场在这个时期盈利比较稳定。

事实上,美国在积极对外销售白羽肉鸡的同时,也利用各种办法禁止或限制其他国家的鸡肉产品进入美国市场。比如中国肉鸡就一直难以进入美国,这几乎演变成一种“单向贸易”。

“洋快餐、学校工厂食堂等团体消费是白羽肉鸡的重要销售渠道。”王乾说,“现在这种消费在触底回升。以KFC为例,2016年一季度单店销售额同比增速为12%,增速环比提升6个百分点。”

随着2010年开始征收反倾销关税以来,中国肉鸡产业迎来一轮休养生息并蓄势待发的发展机遇,不过,这种机遇窗口随着迅速扩张的肉鸡产能而再次趋向关闭。

中国肉鸡产能快速扩大

而在理论上,1套祖代鸡可产生5000只肉雏鸡,2.42万套仅意味着1亿多只肉鸡,对于中国这样的肉鸡消费大国而言,供应量明显偏少。

图片 2

随后,中国对进口的美国白羽肉鸡启动了反倾销、反补贴调查。2010年9月,中国商务部先后认定美国白羽肉鸡存在补贴和倾销行为,令中国国内相关产业受到实质损害,因此裁定对美国进口的白羽肉鸡征收4%~
30.3%的反补贴税,以及50.3%~105.4%的反倾销税,期限均为5年。而到了5年期满的2015年,中国商务部公告称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白羽肉鸡继续征收反补贴税。

5月11日,中国商务部条约法律司负责人就此发表谈话,表示中方尊重世贸组织裁决,已以符合世贸规则的方式完成了本案执行工作。中方对美方提起磋商请求表示遗憾,将根据世贸争端解决程序予以处理。

不过,眼下中国肉鸡养殖业大概又要迎来一波发展浪潮。国泰君安农业分析师王乾:我国的祖代肉鸡都引自国外,而现在最大进口地美国出现疫情,由此预计全年引种量仅为均衡水平的30%,这可能导致行业产能大幅收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