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春以来,黄山市歙县上丰乡姬川村千亩绿梅次第开放,目前已是花开正盛,花农们正趁着晴好天气赶采梅花,收获新年的第一桶金。

曾经的金银花基地。
据调查,南方金银花的更名,国家级贫困县新化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2010年产值达到3亿元。今年产值只有1千多万元。大量的种植户血本无归,上万花农“逃离家园”。
上万花农“逃离家园”
今春,新化县桑梓乡农民吴育松带着老婆儿子准备外出打工。据介绍,2009年,他一家的金银花收入超过50万元,2012年不到5万元,去年不到4000元,别无选择,只好弃种金银花,“逃离家园”外出打工。
吴育松在外务工半辈子赚的一百多万全亏在了金银花产业,像吴育松这样的种植户在新化比比皆是。
据新化中药材协会会长刘唐奇介绍,在新化奉家、水车、天门等乡镇,去年被遗弃的金银花生产基地超过3万亩,直接经济损失上亿元。上万的依靠金银花产业生存的农民只能外出谋生。
规模种植户血本无归
新化中药材协会副会长尹政坤的合作社有6000多亩金银花,他说,以前一亩产值1万多元,除去成本还能赚二千元左右,老百姓积极性很高。但是,现在一亩要亏600元钱左右。“因为投入了成本,不管又不行。”
尹政坤说,2013年湿花3元一公斤,干花每公斤16元,这个价格相比当年是天壤之别,前些年每公斤干花卖80元,价高时卖过200元。
“种植金银花需要贴钱来管理,大量农民放弃管理。”尹政坤说,今年金银花严重减产,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只收了60来吨。
据新化农业局的工作人员谢建辉介绍,价高时,农民精心管理,产量达到3千多吨花,产值达到3亿多元。今年产量400来吨。投入该产业达到八千多户,所有的种植户都“血本无归。”
曾经是贫困县的“致富花”
隆回县小沙江镇拥有全国最早、最大的金银花经营市场,上世纪90年代初,就成为全省有名的富裕镇。而与之相临的新化奉家、天门等乡镇则是国家级贫困县新化县中贫困乡镇。
受其影响,与小沙江镇接壤的水车、奉家以及与它们相邻的天门、文田等乡镇,农民自发开发荒山,种植金银花,引起新化县政府的高度重视。“打造金银花大产业”,成为新化西部山区的致富现实选择。到2010年,新化县拥有金银花生产基地约8万亩,产值3亿多元。
谁也没有料到,正值多数金银花基地迎来出产高峰期的2011年,金银花产品开始滞销,价格跌入低谷。究其原因,由于2005版《中国药典》将南方“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引发争议以及部分商家网络炒作等因素,“金银花”价格一落千丈,“致富花”变成了“伤心花”。
2010版《药典》颁布以后使用金银花做原料的中成药药品有451个,使用山银花做原料的中成药药品只有14个。刘唐奇说,“药典委一字之差,把新化贫困地区的花农们的生计逼到了绝路。”
花农:力挺新化“猛子” 为南方金银花正名
眼下,正是金银花干花上市时节。走进新化奉家月光村的金银花基地,因无人管理,杂草丛生,树枝枯萎,满目苍夷。金银花的网上的更名之争。在这个小山村里也传遍了。
“感谢新化老乡陆群,我们力挺他,他为我们花农代言,希望他能为南方金银花正名。”种植户孙毅中说。
“逃离家园”的吴育松也打来电话说,药典委把我们逼入了绝路,陆群是我们的救星,感谢他为我们农民说话,坚决支持他。

梅花自然的香气盈怀,清香宜人,赏梅归家后香气也是久久不散。而梅花的自然花期一般是在初冬或早春,差不多在12月下旬到2月中旬。早春踏雪寻梅也就成了很多人的乐趣,而在广东踏雪是极为少见的,而梅花却是不少见,现在我们就来盘点广州户外旅游赏梅有哪些好地方?

2月23日,天朗气清,在海拔600多米的上丰姬川,繁花满山、花香四溢,处处春意融融。漫山遍野的花丛中,人头攒动,花农们架起了细长的云梯、铺开巨大的布幔,身手敏捷地采摘梅花。

图片 1

笔者了解到,受1月底持续低温雨雪冰冻天气影响,姬川的梅花树也不同程度地被冻伤、压倒,高海拔的梅树受灾相对严重。“高山上梅花树被成片地冻掉,本来大户有250公斤干花的,一冻那只能摘个150公斤干花了。”花农汪大呈介绍说。

萝岗香雪公园

花农汪永生64岁,他家共有梅花树100多株,其中位于高山的梅树就有近20株被冰雪压断,虽然产量相比2017年将减少四分之一,但每公斤干花320多元的均价,让老汪对2018年梅花收入突破两万元仍是信心满满。“2018年产量大概在60公斤干花,2017年80多公斤,价格呢,历史以来2018年最高了,收入不比2017年少。”

短驴网提醒萝岗香雪公园包括园内、梅花世界及玉岩路口两边,目前共有梅树6904株。其中包括青梅5804株,主要有鹅嗉、大核青、横核等品种;花梅1100株,主要有潮塘宫粉、“桃红宫粉”、江南朱砂、美人梅、变绿萼、绿萼垂枝等品种。

汪大呈家有70多株绿梅树,大都分布在低山区域,受雨雪影响不大。他家2017年共采摘干花70多公斤,收入18000余元。得益于地理优势和绿梅价格的攀升,2018年将实现增产增收。“2017年价格是240块钱一公斤,2018年现在一公斤干花已经有320多元了,我家2018年产量可能比2017年还要多一点,预计要多万把块钱。”

据悉,萝岗区多次邀请梅花专家对梅花养护进行指导和估测花期。与往年相比,今年雨水总体均衡,各项养护措施到位,现梅树落叶较齐,整体孕育花蕾和花芽分化较好,估测全园青梅12月下旬为初花期,2014年元旦至1月中旬为盛花期。

上丰姬川栽植梅花的历史已逾千年,全村共有成熟绿梅一万多株,正常年份可产绿梅干花8吨,产值160万元左右,是当地村民农业收入的主要来源。2018年绿梅整体产量虽将下降约两成,但产值仍能有20%的增长。“2018年总产量估计在6吨左右,按照目前这个行情,产值应该差不多有200万元。”上丰村姬川党支部书记汪兴武表示。

至于另外1100多株的花梅部分,潮塘宫粉初花期在2014年1月上旬,梅州宫粉在1月下旬,美人梅在2月中旬左右。也即是元旦至春节前赏花最佳。

流溪河森林公园

“库澄满面碧,树醉一身红”。又到今年流溪红叶开始红的时候,一个绚烂壮丽的红叶世界又将展现在我们面前。为了让更多的游客欣赏绚烂壮丽的红叶,促进流溪河森林公园旅游大发展,公园管理处于2013年12月15日至2014年1月26日举办“第十二届广东从化流溪梅花节暨2013流溪红叶节”。

流溪红叶主要分布在流溪湖的小漓江、库湾、湖谭、小山峡、南山湾等湖畔,不但有枫香树,还有山槭、乌桕、盐肤木等。因为有着湖水的润育,流溪红叶叶色更是红润,自然唯美。当您乘上游船或飞艇畅游流溪湖,湖畔两岸,连绵十里,一派壮丽景色尽显眼前。

韶关南雄梅岭

梅岭,位于韶关市南雄县城约30公里处。被称为“岭南第一关”的南雄梅关,就坐落在梅岭顶部,如同一道城门将广东、江西隔开。梅关南北遍植梅花树,自古以多梅、梅盛、花奇、风雅等特色而名闻五岭南北,成为众多文人墨客探梅赏梅咏梅的佳地。陈毅曾在这里写下了流芳后世的《梅岭三章》。

每年12月至来年2月,梅关古道两旁白、红、黄、绿各色梅花次第盛开,漫山遍野,会吸引不少珠三角和港澳游人慕名前来。由于岭南岭北气候的明显差异,梅岭的梅花出现“南枝花落、北枝始开”的独特景观,令人称奇。

云浮新兴天露山

天露山,在驴友圈中的名气不小,每年三四月绽放的高山杜鹃尤为着名。除了高山杜鹃,冬季天露山开放的梅花也颇为壮观。

天露山位于云浮市新兴县,粤中南部的最高峰,海拔1251米。在天露山周边约有9000多亩原生态梅林。每年的12月至次年的2月,几十里梅花竞相开放,洁白如雪、芳香四溢。若此时来这里赏梅花,还可以在天露山下的农家餐馆享用农家自酿的青梅酒和乡村野蔬。因为天露山是新兴凉果的发源地,这里种植了成片的青梅,三四月份便可以采摘。如果你想爬天露山,在开阔的山脊草坡上,不时还会邂逅满山奔走的牛羊群。

韶关南雄梅岭

梅岭,位于韶关市南雄县城约30公里处。被称为“岭南第一关”的南雄梅关,就坐落在梅岭顶部,如同一道城门将广东、江西隔开。梅关南北遍植梅花树,自古以多梅、梅盛、花奇、风雅等特色而名闻五岭南北,成为众多文人墨客探梅赏梅咏梅的佳地。陈毅曾在这里写下了流芳后世的《梅岭三章》。

每年12月至来年2月,梅关古道两旁白、红、黄、绿各色梅花次第盛开,漫山遍野,会吸引不少珠三角和港澳游人慕名前来。由于岭南岭北气候的明显差异,梅岭的梅花出现“南枝花落、北枝始开”的独特景观,令人称奇。

赏梅散心,是不是很惬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