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葡萄叶加工后成出口食材

吐鲁番的葡萄名扬天下,葡萄叶也出口到了保加利亚、希腊等国家,成为外国人餐桌上的美食。

10月20日,第六届新疆农产品北京交易会落下帷幕,来自吐鲁番的3种特色瓜果捧得金奖。在不久前举行的2015年新疆特色农产品产销对接会和新疆第二届特色果品交易会上,吐鲁番瓜果同样绽放异彩,签下亿元大单。

出口到保加利亚、希腊等国,颇受欢迎

2月11日,记者从自治区发改委了解到,近日备案了一个外商投资项目——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6000吨/年葡萄叶加工厂房建设。投资方为中国香港一家企业,项目总投资5238万元,主要建设内容为新建年处理6000吨葡萄叶子生产加工车间、总建筑面积7576平方米,盐渍设备及1.5万立方米小型污水处理厂等配套设施。

举办首届吐鲁番国际干果交易会;快马加鞭建设自治区重点项目—吐鲁番国际干果交易中心;以“互联网+”推动电商发展,线上线下协同发力……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和吐鲁番撤地设市带来的巨大机遇,“葡萄瓜果圣城”吐鲁番加快筹谋干鲜果产业的新一轮转型升级。

吐鲁番的葡萄闻名遐迩,葡萄叶以往只能干枯丢弃。如今,吐鲁番葡萄叶经过加工出口到保加利亚、希腊等国家,成为颇受欢迎的食材。

记者从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了解到,企业原来的生产加工车间位于吐鲁番市葡萄沟,新建加工车间位于鄯善县连木沁镇,预计2019年4月开工建设,工厂建成后将直接吸纳200余人就业,间接带动近500人就业。

加快建设“两中心一基地”

2月12日,记者从自治区发改委了解到,日前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6000吨/年葡萄叶加工投资项目获得备案。

“我们主要做葡萄叶加工出口,第一种是将葡萄叶真空包装直接出口,第二种是加工成罐头出口,第三种是用葡萄叶包米做成朵玛出口。出口国家主要是保加利亚和希腊。”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乔治·英杰思介绍说。

吐鲁番市委常委师小华认为,“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撤地设市、高铁开通、乌吐区域经济一体化等一系列利好政策为促进吐鲁番干鲜果产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提供了巨大发展空间。“吐鲁番的目标是,打造全疆干果区域交易中心、全国干果交易、物流集散中心和全球干果采购基地。”她说。

投资方为中国香港企业,项目总投资5238万元,属于农副食品加工业,主要建设内容为新建年处理6000吨葡萄叶生产加工车间、总建筑面积7576平方米,盐渍设备及1.5万立方米小型污水处理厂等配套设施。新建加工车间位于鄯善县连木沁镇,预计4月开工建设。

葡萄叶在希腊及中东一带大多作为烹饪材料,其中最有名的是朵玛,以葡萄叶包米或绞肉的食物。在这些国家的市面上,售卖的有鲜葡萄叶也有泡在盐水里的葡萄叶。

如果说吐鲁番正在加快编织新疆“大果篮”,那么吐鲁番国际干果交易中心的建设已经为这个构想勾勒出强劲的主骨架。

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乔治·英杰思介绍,企业主要做葡萄叶加工出口,一种是将葡萄叶真空包装直接出口,第二种是加工成罐头出口,第三种是用葡萄叶包米做成朵玛出口。出口国家主要是保加利亚和希腊。

目前国内在山东省已有相当数量企业生产葡萄叶包大米和葡萄叶罐头等食品销售到国外。吐鲁番的葡萄叶资源量大质优,以前葡萄叶都是废弃物或喂牛羊,现在这些葡萄叶变废为宝。在吐鲁番当地,葡萄叶子收购价达到每公斤3至5元,2018年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在吐鲁番市和和田地区共收购4000多吨葡萄叶,带动约2000户农民增收。据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测算,在不影响葡萄产量的情况下,一亩葡萄地可收购1.5吨至2吨葡萄叶。

10月13日一早,在吐鲁番做了十几年葡萄干生意的经营户李明胜来到吐鲁番国际干果交易中心,想要申请一间420平方米的仓库。然而,他却被告知,早在今年6月刚开放预订时,2万平方米仓库即被一抢而空。

据了解,葡萄叶也是一种烹饪材料,一般制作以葡萄叶包米或绞肉的菜肴。在保加利亚、希腊等国家,葡萄叶可以为鲜葡萄叶片,或者泡在盐水里出售,也用来包野味或做新鲜水果盘的点缀品。

“我家种了一亩地的葡萄,去年卖了1.2吨葡萄叶子,光葡萄叶子就卖了4200块钱。”和田地区墨玉县英也尔乡种植户吐尔逊·艾沙说。

位于吐鲁番北站附近的吐鲁番国际干果交易中心缘何受此热捧?师小华一语中的:“未来这里不仅将改变吐鲁番干鲜果产业格局,更将成为新疆干果集散的核心地带。”

如今在吐鲁番,葡萄叶的收购价达到每公斤3-5元。去年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在吐鲁番、和田共收购4000多吨葡萄叶,带动约2000户农民增收。

自治区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6000吨/年葡萄叶加工项目的实施,对于加快推动新疆特色农产品的开发利用、带动农民增收、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将起到积极作用。

10月13日上午,在吐鲁番国际干果交易中心项目建设现场,一排排高大的黑色钢架结构仓库已经搭建完毕。这里已建成70间、占地2万平方米的葡萄干原料仓库。在原料仓库附近,占地5万平方米的停车交易区宽阔平整,可停放1500辆农用车、商用车。“市内的几个老的葡萄干交易市场十多年未见改造,卫生条件不好、道路狭窄拥堵,以后大家都搬到这里来,不仅仓储物流条件更好,人气也会更旺。”李明胜说。

据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测算,在不影响葡萄产量的情况下,一亩葡萄地可收购1.5-2吨葡萄叶,葡萄叶的收购期从5月份持续到8月份,在鄯善县和墨玉县的收购点设了代收点,新鲜采摘的葡萄叶收来后先要叠整齐装桶里,然后快速拉到生产车间加工处理。

吐鲁番国际干果交易中心总投资20亿元、占地1430亩,是自治区及吐鲁番市重点项目,由吐鲁番新都农产品交易中心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项目分高铁时代广场、葡萄干原料市场、干果展示贸易区、国际会展中心、电子商务平台、国际仓储物流6大板块,是集原料加工、仓储、物流、展示等功能于一体的大型交易采购基地。

记者从自治区发改委了解到,新疆黄金叶子食品有限公司6000吨/年葡萄叶加工项目的实施,对于加快推动自治区特色农产品的开发利用,带动农民增收,提升利用外资水平等都有积极作用。

2015年,吐鲁番的葡萄种植面积达到48.5万亩,葡萄产业收入占吐鲁番农民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吐鲁番葡萄很有名,但大量葡萄干交易始终停留在田间—车上两个步骤,农民增收困难。我们要做的就是搭建大平台,拉长产业链,吸引加工、物流、电商等企业抱团集聚,使整个产业链‘血脉畅通’,让吐鲁番干鲜果产业实现整体跃升。”吐鲁番新都农产品交易中心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金明说。

目前,吐鲁番的鲜葡萄交易量只有葡萄干的四分之一,如果这一比例提升到1:1,将会产生巨大收益。“鲜葡萄交易受到保鲜技术、冷链物流、销售渠道等多方制约,我们通过与国内外诸多大型科研单位、企业达成合作,并围绕产业链逐一破解技术、物流等瓶颈,就会让鲜葡萄身价倍增。”吴金明说。

吴金明还算了一笔账:目前吐鲁番葡萄干的年交易量为30万吨左右,每公斤收购价15元。今年,鲜葡萄的收购价每公斤6元—8元,以5公斤鲜葡萄晒出1公斤葡萄干的常规计算,每减少属于葡萄干的15元利润,就能增加30元—40元的鲜葡萄利润。目前公司已与美国都乐、卜蜂莲花等国内外大型商超达成合作协议,未来吐鲁番葡萄会走得更远。

冲破“原字号”樊篱拉长产业链

10月10日,首届吐鲁番国际干果交易会开幕。展会上,参展的众多吐鲁番本土企业均冲破“原字号”樊篱,以现代化经营模式、产销模式引领企业发展,以高技术提升干鲜果附加值成为这些企业的显著特点,这也代表着吐鲁番干鲜果产业的发展方向。

在本次“干交会”上,新疆金润枣业开发有限公司与托克逊县签订了6300亩优质红枣示范园建设及红枣深加工项目。这个立足托克逊的国家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已经形成5000吨红枣加工能力,其生产的原枣、枣片、枣干等在北京、上海、广州及江苏和浙江销路甚广,使托克逊红枣名声大噪。

“我们拥有自有枣园1000多亩,其余4000多亩通过流转农民土地方式建立标准化枣园,全部按照矮化密植、机械化标准种植,实行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等‘五统一’,农民每年不仅能收到每亩地800至1200元的土地流转费,还能来枣园或工厂打工。”金润枣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亚峰说,公司已与洛阳师范学院枣树研究院博士团队合作,在枣树品种改良、枣产品研发方面取得了许多突破性成果。她还透露,公司已通过证券公司前期调查,年底有望挂牌“新三板”。

对“葡城”吐鲁番来说,下好干鲜果产业之棋怎能少了葡萄?吐鲁番市诚心干鲜果销售有限公司对葡萄的价值可谓“吃干榨净”。“我们利用葡萄叶和肉粉加工成适合欧洲人口味的罐头,产品获得发明专利。目前每年向德国出口2000吨。我们按每公斤4元左右收购葡萄叶,这样一公斤葡萄叶价格几乎能赶上鲜葡萄。”该公司副总经理吾买尔江·巴瑞说,由于目前吐鲁番农民还没有形成交售葡萄叶的习惯,他们的原料远远不够,产品全部出口也不能满足外商需求。“过去新疆办理食品出口手续比较繁琐,我们只在新疆生产半成品,再运往山东深加工并出口。‘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后,新疆出口手续简化了,今年我们要在吐鲁番新建一个加工厂,准备从霍尔果斯口岸出口罐头。”他说。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拥有2300年葡萄种植历史的吐鲁番,正沿着“文化底蕴、特色资源、精品酒庄”的思路加快布局葡萄酒产业。吐鲁番市政协副主席、市林业局局长白秉书说,吐鲁番突出酒文化、地方文化、葡萄文化与产业的融合,走“小酒庄,集群化”道路,未来5年,将建成100个各具特色的葡萄酒庄,实现销售收入100亿元,到2020年力争葡萄酒年产量达到10万千升。同时加快建设葡萄主题公园、葡萄酒庄幸福风情小镇等,以葡萄文化串起“农旅融合”之路,以小葡萄支撑起大产业。

“互联网+”带动资源优势转向价值胜势

吐鲁番拥有得天独厚的丰富农产品资源,“葡萄瓜果圣城”的美誉更为其农产品注入无形资本。眼下“互联网+”风潮如火如荼,吐鲁番以电商撬动产业发展的欲望也愈加迫切。

中信资本运营合伙人、麦德龙集团中国区原执行董事长、副总经理田冠勇今年已是第六次来吐鲁番考察电商事宜。由他牵头成立的吐鲁番干果城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将于11月初正式上线。该公司是吐鲁番国际干果交易中心的线上交易平台。

“我们采用B2B的营销模式,主要面向有限的企业客户,按其需求提供优质的干鲜果品。目前已经找到第一批种子用户。”田冠勇说,下一步公司将对干果种植户和商户提供免费的电商培训,帮助更多人实现网上创业。

今年9月开业的吐鲁番农产品电子商务服务园区也成为了农户的“香饽饽”。这是由新疆果业集团投资3亿元,全新打造的融特色农产品电子商务运营、创业孵化、培训、金融服务为一体的三农综合服务平台。

10月20日,记者在该园区交易大厅看到,多个电子屏幕显示着各种鲜食葡萄、葡萄干的交易价格走势图以及销售地信息等。还有一些农民合作社负责人正在交易大厅办理会员卡。

据新疆果业集团副总经理、新疆林果网董事长李琳介绍,该园区以吐鲁番葡萄干、红枣为主,通过新疆林果网“B2B”平台,帮助吐鲁番林果业大户、合作社与内地商超、批发商、经销商实现线上对接、线上交易,解决干鲜果品“卖难”问题,“农户不用背着麻袋找市场了。”据他介绍,仅今年9月,通过该平台完成的干鲜果交易额就达2400万元。

中国人民大学品牌专业课题组组长、首席专家娄向鹏说,吐鲁番拥有“文化秘境、生态高地、瓜果天堂”三大王牌,而“吐鲁番瓜果”却始终只是作为区域公共品牌而存在,没有形成消费者熟知的品牌。当务之急是加强顶层设计,统一品质标准、统一品牌形象、统一品牌营销,培育龙头企业,使吐鲁番干鲜果产业实现由产业优势到市场胜势、由产品优势到品牌胜势、由资源优势到价值胜势的突破。

相关文章